吸猫妇女王桂香

【srrx医疗AU】今天谁还没写病程呢?01



瞎几把写写医疗AU,我是一个莫得感情的脑洞存储器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全院都知道甲乳外科有个非常规帅哥郑医生。小郑眼睛很大,泪液分泌很旺盛,营造出一种泪眼汪汪颇为动人的假象。儿外的嘎医生跟他关系铁得很,他们科室就在甲乳外的楼上。小护士经常看见中午两人头对头挤在医办室吃外卖,嘀嘀咕咕一阵子再哈哈笑成一团。

嘎医生是很适合儿外的,一米八几的男人笑起来像幼师,眼睛弯成两条桥,几乎要溢出温柔的水波。小毛头们看着漂亮哥哥发愣,大一些的小孩也会害羞,把头偏到一旁。嘎医生一句话转好几个弯:小朋友~你用力向下憋气~好好,谢谢你呀小朋友~来把裤子穿好吧~


偶尔郑医生会靠在门框看他查房,一边用尖尖的小牙撕扯嘴皮一边傻笑。当然更多的时候两位都忙得脚不沾地,忙完病房还要忙着发论文和考评,时不时还要带教,太累的时候嘎医生会用他那种特有的、软绵绵的声音撒娇似的问:大龙~你看看我后面是不是要长白头发了呀?


肿瘤内科的王医生纯粹是因为住在嘎医生隔壁才和他熟悉起来。据说王医生当时能追到儿科的护士长深深就是嘎医生搭的桥,他老婆深深也很具儿科特色,兜里常揣着一把糖,走到哪里都被小孩子喜欢。

嘎医生住的是医院合买的单元楼,一层有三户,边上一户是心外的马医生,北京人,说话跟相声似的。有一年十来个医生护士聚在嘎医生家给郑医生过生日,神内的高医生挤挤眼睛,说:诶诶,你们仨。他手一指马、王、嘎三位:咱院至少有一半的女孩想嫁给你们这一层楼,知道吗?

嘎医生:啊?不至于吧?我看喜欢大龙的更多吧?

高医生翻个白眼,恨铁不成钢道:瞅瞅你那样,你真完蛋一男的!

王医生搂着老婆笑:我一个已婚人士无所畏惧。

马医生忙着倒腾嘴里两块烧鸡:哎呀小女孩嘛!还都是小孩呢!娶娶娶都娶了!哎嘎子你那边醋给我递过来一下。


心内新进的博士姓蔡,小蔡专业也很强,在全国top5的医学院校一路读到博士,专攻电生理。下半年小蔡手上还有两篇SCI要发,也难怪他们廖主任对这位爱徒宝贝得紧。大家心知肚明,这个年纪轻轻的蔡医生大有可为,升个副主任指日可待。

急诊有个长得凶神恶煞的医生姓龚,和小蔡是校友,但比他早进医院几年,最迟明年也能升主治了。急诊科在饭桌上常拿他的事当段子讲,说他面试的时候主任一看他长这么凶,问他:平时健身吗?龚医生点点头说爱健身,然后胳膊一撸露出相当漂亮的肱二肱三头肌。主任大喜,当即拍板决定要他。大家每次说到这里都笑个没完,说:龚医生,你来了之后妖魔鬼怪确实减少了诶!能镇宅!

龚医生笑道:那必须让骨科的李总来待两天了。